琉月听雪

就是个喜欢龙哥的小透明,自娱自乐而已!

错过

第十二章

忙里偷闲的码了一章,小可爱们将就看吧😁,下一章等两天吧,宝贝还一直发烧整夜的不碎觉所以没什么时间码字


   豆子在开心这住了下来,只是豆子心理状态还是不太好,不喜欢外出,不喜欢与人接触,只有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放松一点,只是豆子现在总是被噩梦惊醒,还整夜的失眠,导致他精神总是不太好,总是晚上睡不着白天没精神!



   "开心,你送我的那个睡眠香薰用完了,你把地址给我我去买!"

 

    "那个在市中心啊,比较远,你自己可以么,要不等我忙完我去买,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我还是不放心你!"

  开心因为豆子睡不好想了很多方法,这个香薰是开心试过很多次对睡眠最有帮助的,豆子很喜欢那个味道,睡前总是点上它

"没事,我自己去可以了,不用担心我!"

豆子挂了电话便出门了,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独自出门了,每次都是跟开心一起去超市买菜,豆子其实也不懂为什么开心会这么帮自己,对自己这么好,让豆子觉得自己也许没有那么让人讨厌吧!


很快车就到了市中心的MR购物中心,豆子买完香薰往回走,路过Montblanc专柜时想起来前几天开心跟自己抱怨自己的钢笔坏了没时间去去买,豆子想反正顺路就想着给开心买一只,豆子挑了半天才看到了一只跟开心用的差不多的,不过结账时可是肉疼了一把,豆子不明白不就一只钢笔么,怎么这么贵,够自己一个月工资了,豆子抱怨了一句,有钱人的世界果然让人看不明白啊,不过豆子还是觉得很开心,自从认识开心都是他不停的给自己送礼物,虽然都是些日常自己用的东西,但是自己也该有点表示,想了一下豆子也就觉得这点钱也不算多,拿着东西出了专柜却在隔壁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浮生哥,你说这件好不好看!"

罗浮生头也不抬的回复着女生的问话,回忆着自己今天早上的遭遇

一早难得早起的罗浮生本想问罗成有没有豆子的消息,却在刚出门就差点被一个人扑倒

"浮生哥,我好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啊!"

"澜澜??你怎么会来!义父呢,他也来了么!"

来人是罗浮生从小一起长大的义妹洪澜,罗浮生从小是孤儿被洪澜的父亲洪正葆收养,罗浮生成年后就独自出来打拼了,在罗浮生有点能力的时候曾想接洪正葆来自己身边却被拒绝了,洪正葆只说希望罗浮生以后不要走歪路就很少跟他联系了,罗浮生也只逢年过节才送些礼物回去

"我爸才不来呢,他啊就只知道他的那些花啊草啊,我是自己来的,你也不回去看我,我想你就自己来了!"

"你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不然怎么好端端的跑我这来!"

"才不是呢,我不是马上要留学了么,我想着我要是走了又要好几年见不着你了,而且我还有好多东西没买呢,这不是刚好让你陪我去买东西么,走了浮生哥,今天你可得好好陪我,我后天的飞机,走了以后你想见我都见不到了!"

"好了好了,走吧,想买什么哥给你付钱!小丫头片子就是来找我陪你购物的吧!"

"嘿嘿,浮生哥最好了,走吧!"

然后就是这样了,罗浮生陪着洪澜逛了一天实在是累的一下不想动

"浮生哥,你看一眼啊,你都没看怎么知道好不好看!"

"哎呀,澜澜你穿什么都好看,喜欢就买!"

"真的,谢谢浮生哥!"

豆子看着罗浮生和试衣服的女生有说有笑的亲密的很,女生还高兴的亲了罗浮生脸颊一口,豆子只觉得心里无比的冰冷,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知道当自己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了别墅门口,豆子把东西放好就回了房间,想要睡去却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画面,越想越乱越想心里越疼,豆子只想赶快睡着,忘记刚刚看到的一切,可越想忘记脑子里的画面就越清晰,豆子起身翻出了开心因为自己失眠给自己开的安眠药

    一颗,两颗,三颗,安眠药似乎失去了作用,豆子还是睡不着,起身接着一颗又一颗的吞下,可是不论自己吃多少还是清醒的可怕,豆子想起了酒,喝醉了就好了吧

请假条

  

家里小宝宝突然发烧了,实在是没有精力写文,所以拖更了,抱歉了!

  

等宝宝退烧了,一定补给你们!


抱歉!抱歉!


救赎 番外





浮生的烦恼 上





罗浮生来到龙城已经一个月了,特调处也熟悉了,甚至跟赵云澜都混熟了,可唯独沈巍……



"阿夜,你说你哥哥是不是真的很不喜欢我啊,我来龙城都一个月了,也就跟你回特调处报道的那天算是说过几句话,其他时候他好像都不太愿意看见我!"



这天特调处下班后沈夜照常跟罗浮生腻歪在自己的公寓里,其实罗浮生来到龙城后第一时间就买了一栋公寓的,不论怎么说自己总不能真的就吃住都用沈夜的,虽然沈夜说无所谓,反正现在住的房子也不是自己的,可是罗浮生总觉得自己要是什么都没有怎么让大舅哥放心把沈夜交给自己!



可是房子买了就一次也没住过,因为沈巍不放心沈夜离自己太远,而且沈夜和罗浮生都不会做饭,吃饭也是个问题,沈巍又不许沈夜吃外卖,所以一来二去的罗浮生买的房子也就这么空置了,但是沈巍从那以后似乎就不愿意看见罗浮生了!



"你想多了,哥哥就是这么个冷淡的性子,他对谁都这样的,你看特调处的人哪有几个能跟他说上话!"



沈夜也是很无奈,他家生哥太笨了,无形中得罪了哥哥都不知道,他总不能告诉罗浮生因为你刚来就打算拐走我哥哥最疼爱弟弟,哥哥生气了吧!



"可是我有一次看到他对着赵处长笑的可温柔了……他俩还……"



罗浮生还没说完就被沈夜捂住了嘴,沈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看着罗浮生



"生哥,要是被哥哥知道你偷看他和赵云澜,你就准备和我两地分居吧!还有啊,哥哥对赵云澜那可是放在心尖上的,下次再看见就当没看到有多远就走多远,知道么!哥哥什么都不在乎唯独和赵云澜相关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你要是想讨好哥哥,那通过赵云澜就容易多了!"



"阿夜,你就不能在你哥哥那给我美言美言么,你看我每天这么看他脸色,只要他在我就不能离你太近,手都不能牵,每天晚上还得跟你谈心到半夜,我哪次不是等你等的睡着了你才回来!"



罗浮生想起自己这一个月来过的日子就苦不堪言,沈夜表示爱莫能助,因为自己在东江为了罗浮生做的那些事,沈巍可是发了好大脾气,差点就把自己关天柱里反省了,要是这个时候自己再为罗浮生说话,沈巍怕是会更加看罗浮生不顺眼了!



"生哥你放心,我哥哥就是有点拐不过弯,很快就会好的,你要有点耐心啊,你可是答应我不论什么困难都不放弃不放手的,不许食言哦!"



罗浮生抱着怀里沈夜亲亲他的嘴角



"放心,我是谁,东江玉阎罗罗浮生,我的阿夜这么好,什么困难我都能克服,放心吧阿夜,我早晚让你哥哥彻底接受我!"



其实沈巍自知沈夜既然认定了罗浮生那么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可就是心里有点堵,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弟弟就这么被人拐走了(呃,其实是面面把人家拐回来的啊!巍巍你这双标真的是~),而且这人来龙城第一次跟自己见面就想把弟弟带出去住,他的房子离自己那么远,自己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的照顾弟弟了,而且他还不会做饭,两人难道要顿顿吃外卖么,太不健康了(巍巍,其实面面是鬼王来的,吃啥都没关系的!巍巍亮出斩魂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闭嘴! 抱头溜走~)



这天罗浮生陪赵云澜一起去星督局汇报工作,两人在车上就聊了起来



"赵处啊,你说沈教授是不是有点恋弟啊!"



赵云澜白了一眼罗浮生一脸的痛心疾首



"你啊,就活该单身,你说我们家面面长的这么好看,脑袋还这么聪明,怎么就看上你了!你看你又笨又傻的!"



罗浮生傻笑着挠挠头



"阿夜说我太笨,他要是再不好好看着哪天被我人卖了都不知道!呵呵!"



赵云澜觉得自己真是多嘴,无故被塞了一嘴的狗粮,看着罗浮生傻笑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在与罗浮生相处的这段时间,赵云澜是很喜欢罗浮生的,这个人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其实心思细腻很为别人着想,对朋友讲义气,对敌人是心狠手辣不留情,他心里一旦认定谁就一门心思对谁好,虽然有时有点不得其法,但是这也说明了这人单纯,的确是很适合沈夜!



"你也不用着急,我们家小巍呢就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弟弟就这么被你拐走了,心里不舒服,其实他就是想看你对面面是不是真心的,小巍对面面有愧疚,面面吃过太多的苦了,他怕面面受伤,情爱是最不稳定的,你今天爱他那明天呢后天呢,所以你也理解一下小巍,他就是想看看你对面面的爱究竟能不能接受考验!"



赵云澜想起自己与沈巍在一起经历的事,又看看罗浮生,嗯,这点小小的考验都过不去那也不值得沈夜费尽心机为他做这么多了!



罗浮生听着赵云澜的话也想起了沈夜曾经说过



【"和我做朋友?呵呵呵!你可知我乃黄泉下三千尺大不敬之地鬼族之王,那是阎罗都不敢踏足的地方,那是神仙都避讳的禁地,我乃天生,我就是不详,接近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还要跟我做朋友?"】



想起这些罗浮生就忍不住的心疼沈夜,是啊自己对阿夜来说是很重要的吧



"赵处,我想跟沈教授聊聊,你能约他出来么!"



赵云澜笑了笑



"好啊!等会我们去他学校找他!"














错过

第十一章



  豆子把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也只有一个行李箱而已,原来自己来东江这么久什么都没有添置么,也对,自己刚刚来到东江就遇到了罗浮生,在罗浮生那工作基本很少回来,他那什么都有,自己也不需要额外去买,所以现在看起来不是自己的东西终归不是自己的



"可以了么,我们走吧!你的房租还有两个月到期,我跟房东谈了一下,他不愿意都退,最后他退了一个月的,还好押金都退了,要不我得好好跟他谈谈法律法规!"



开心难得满脸的愤愤不平,豆子无奈笑着扯了扯开心的衣袖



"算了,走吧,能退这些就很好了,我本来想着她可能押金都不会退给我!"



"好吧,我们走吧,先去给你买点日用品,我家的都是一次性的,还是给你买好点的用吧!"



开心接过豆子手里的行李箱把手伸给了豆子,豆子看着开心的手犹豫的不敢去握,开心则微笑的看着他就这么伸着手等着豆子,豆子只好伸出手抓住了开心的袖子,开心笑了笑反手抓住了豆子的手腕,拉着他就离开了出租屋



就在开心带着豆子离开后房东就给罗成打了电话,等罗成赶到豆子已经不见了踪影,罗成只能狠狠剜了一眼房东然后离开了,心里盘算着怎么跟罗浮生交代,回到美高美罗浮生已经醒了,罗浮生知道罗成收到消息出去了本想立刻赶去,却看到罗成垂头丧气的样子回来了,想来又是一无所获了



"大哥你醒啦!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让厨房给你做!"



罗成忙要去厨房,却被罗浮生叫住了



"罗成,你等等!你出去一趟,有他的消息么?"



罗成身形一滞,认命的转过身满脸为难的看着罗浮生



"那……哥,我说了你可别急啊!我去晚了,房东说他和一个男的一起退了房子然后走了,不过房东听到他们说话,好像是那个人让豆子哥去他那住了!"



罗成越说声音越小,小心的看着罗浮生,生怕他家大哥一生气牵连无辜,可罗浮生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让罗成下去了,自己又独自回了房间



"你真的再也不想见我了么,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呢,我还没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呢!能不能不要放弃我,给我个机会!"



罗浮生靠在窗户边看着远处的人群,似乎希望豆子会突然出现在人群中



"开心,我们买的有点多了吧!"



"不多,都是你用的着的东西!你先进去,剩下的我来拿!"



豆子跟开心两人拿着一堆的东西回到开心家,豆子觉得开心好像想要把商场搬回家,豆子多看两眼的东西他都会直接买了,弄到后来豆子都不敢随便乱看了,豆子回到家里把东西放下又转身准备去帮开心,开心抱着一堆吃的用的刚要进门就撞上了要出来的豆子



"嗯?你干嘛?"



"啊?我帮你啊!"



"不用,你刚出院,还是多休息,你忘了医生的嘱咐了,你暂时不要干过重的活,你得好好修养!我来就行了,你去坐着!"



"可是……"



"听话,去坐着!你要是实在心疼我劳累呢,晚上给我做饭好了!刚刚路上你不是说你会做饭么,那么今天的晚饭交给你了!我的嘴可不是什么都吃的,我可是要检验一下你是不是在吹牛啊!"



开心一边把买的食材往冰箱里装一边嘴里还打趣着豆子,豆子被他说的笑出声来



"好,今天晚上给你露一手,让你尝尝我们冯家菜,堵上你的嘴!呵呵"



开心听着豆子的话也笑了起来,屋里多了笑声就不在显得那么冷清了,开心觉得自己这里也终于有点像个家了,虽然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



两个人一起整理了半天都累的不行了,才把买的东西归置好,等忙活完两人并排躺在沙发上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终于弄好了,你说你买那么多东西干嘛,你家里不是什么都不缺么?"



"不是让你住的舒服么,把一些东西换成你喜欢的你不是更自在么!"



"浪费!"



"嗨,你这……(没良心的),算了本公子不跟你计较,我饿了今晚吃什么啊,冯大厨!"



"好了,你在这等着,我去厨房,今天买了不少菜,我做几样拿手菜你尝尝!"



开心看着豆子去往厨房的背影,整个人有点模糊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像极了热恋中的小情侣,开心似乎有点期待两人接下来的日子了,豆子看着开心家设备齐全的厨房暗暗小声的说着



"这么好的厨房,这么齐全的厨具,居然就只会做虎皮青椒和西红柿炒鸡蛋,真是太浪费了!"



"我听见了啊!"



开心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吓了豆子一跳,豆子转身瞪着开心



"你干嘛偷听人家说话,你……"



开心好笑的看着难得活泼的豆子,想着逗他多说几句



"我不偷听怎么知道某些人居然在背后嫌弃我做的饭,我告诉你,你可是第一个吃我做饭的人,知足吧,我何少可是从来不下厨的!你呀,可是非常幸运了!"



"呵呵,真的!那还真是太幸运了,你可别糟蹋这俩字了,一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大厨!现在帮我洗菜!"



可能是两人这样的相处模式让豆子也放下了拘谨,也使唤起开心来了,开心耸了耸肩认命般的去洗菜,开心看着豆子嘴角的笑,这样的豆子才应该是他原本的样子吧!两人说说笑笑的功夫豆子就做好了饭菜,开心佩服的看着豆子就差眼睛里冒星星了



"豆子,原来你真的是大厨师啊,太厉害了吧,做的菜真的是色香味俱全,完全可以媲美米其林餐厅啊,要不你开个餐厅吧,肯定很火爆!"



豆子被夸的开心,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自己的厨艺确实是被人肯定的,要不是给罗浮生做了私厨,现在豆子也是五星级酒店的主厨,想起罗浮生豆子原本笑意满满的嘴角又垮了下去,开心看着豆子原本快乐的脸瞬间又阴暗了起来便知道他又想起了不开心的事,开心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啦,主厨先生,请问我们可以开始吃饭了么,你的二厨我真的快饿死了!"



豆子看着开心夸张逗趣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好吧,我的二厨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吃饭吧!哈哈哈"



两人相视忍不住都笑了起来,两人的笑声在房间里回荡似乎连空气都带着快乐的味道……


错过

第十章



清晨,阳光从窗户照进了房间,豆子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嗯????清醒过来的豆子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开心的怀里,整个人都懵了



"嗯,你醒了!"



豆子的动作惊醒了开心,开心放开浑身僵硬的豆子不好意思的说



"那个,昨晚可能你喝的有点多,我送你回房你拉着我怎么都不让我走,我没办法就想等你睡了我就走的,可是谁知道自己也睡着了!真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豆子浑身僵硬的摇着头



"是我不对,不怪你,我…我…我不记得昨天的事了,我…我给你添麻烦了!"



开心看着豆子笑了笑



"添麻烦么,倒也不算,就是你拉着我哭着喊罗浮生,我送你回房你还不放手!"



豆子听着开心的话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不住的道着歉



"对不起,我…我…我怎么…对不起,对不起!我……"



"好了,好了,好了豆子,我不是怪你,也怪我不该给你喝酒的,本来想说让你放松一下的,谁知道你酒量不好,下次我一定记得不给你喝这么多了!不过现在我们也该起床了,今天还得去取你的东西呢,我们先去给你买些日用品,总不能让你用我的,虽然我是无所谓啦!呵呵呵,好了,起来吧,换好衣服我带你去吃早餐!"



开心起身整理了一下皱皱的衣服,看着一边还在懊恼的豆子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转身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了,离开豆子房间的开心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回想着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自从几年前被绑架过后自己就很少能睡好了,从噩梦中惊醒已经是常态了,可是昨晚却是少有的没有做梦一觉睡到天亮!



"是因为他么?"



开心笑了笑无奈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起身去洗漱了



此时的美高美,罗成顶着个黑眼圈正忙着收拾,他已经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被罗浮生逼着到处找豆子,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一点点豆子的消息,罗浮生就抓着罗成立刻赶过去,可是这几个月来除了去医院算是真的找到了点豆子的消息,可还是错过了,从医院回来的罗浮生又喝了个大醉,罗成看着满屋的酒瓶和坐在地上的罗浮生又是一声长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你说哥你也是,当初豆子哥跟你告白那么多次你都不理人家,现在豆子哥跟人家走了你又难过,哎!这不是自己找的么!你要早说你喜欢他不就啥事没有了么,真搞不懂你们到底在想什么,豆子哥明明那么喜欢你,怎么现在又跟别人走了,这都什么事啊!"



"是啊,我怎么知道我会喜欢他,那颗豆子,又刮躁又啰嗦,还整天跟屁虫一样的黏着我,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可是……他就像个跳跳豆一样跳着跳着就跳进了我心里,等我发现他已经生根发芽紧紧的和我的心缠绕在一起拔也拔不掉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他,我明明知道他是个没有心眼的人,怎么会给我下药,我怎么就说出那些话去伤他,其实…其实我后悔了,在他走了以后我就后悔了,如果不是被胡奇绑了,我…我也会去找他的,你…你…你知道我看到他被胡奇…,我的心有多疼,我有多想杀了胡奇,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都是惊喜和害怕,我真的想说我是喜欢他的,可是我怕,我怕胡奇知道他是我喜欢的人真的会伤了他,你知道么!我没想到罗浮生堂堂玉阎罗居然也有找警察帮忙的时候,可是没关系,我…我只想要他好好活着,我只要他平安,我只想告诉他,我喜欢他,我想…想让他留在我身边,可是他为什么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呢!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有很多机会跟他解释,跟他道歉,可是我…我…我找不他了!"



罗浮生流着泪说着就把头埋进了两只手臂之中,任谁也想不到堂堂玉阎罗也会有这无助脆弱的时候,罗成在一边看着罗浮生哭的难过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哥,你也别灰心,我们那么多兄弟呢,总会找到豆子哥的,等找了人,我们一起帮你把他追回来!"



罗浮生没了动静,罗成走过去轻轻喊了一声,又推了他一下,罗浮生已经醉过去了,罗成无奈叫了两个兄弟把罗浮生抬上了床又转身出去吩咐底下人继续找豆子



豆子跟着开心慢悠悠的走在东江的街道上,可能天还早,路上人也不多



"我们去哪?"



"去吃早餐啊,早餐我只会做三明治,其他的我也不会啊,今天不是要去拿你的东西,正好顺路带你去吃好吃的!我听朋友说的,那家的生煎可是要排队的,我们早去一会说不定不用排队呢!"



豆子听着开心的话又愣在了原地,生煎!那是罗浮生最喜欢吃的,自己也曾为他做过,开心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一眼豆子,才发现豆子脸色难看的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你不喜欢啊,那没事我们换别的,我们去吃馄饨,就在你租的房子附近有一家馄饨特别好,走吧!"





开心又带着豆子拐了弯往豆子租的房子走去,却也正好和给罗浮生买生煎的罗成错过了,罗成转头看向刚刚开心转弯的地方,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又耸了耸肩转身继续排队










【all生all】大家一起搞生哥(一宣)

说啥呢,一起来玩吧


居老师的教案:


哈喽各位小可爱们,这里依旧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透明,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重量级的嘉宾!他就是东江小霸王,洪家二当家,人称玉阎罗的罗浮生!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天啦噜,回回贡献文案的教案居然咕咕咕了一宣文案!


这件事情很大,很大,很大!




其实二宣文案已经写好了,一宣文案本来想在前两天写掉,可是刚好发生了些不大愉快的事情,所以并不是特别想写。不过没关系,大家可以期待二宣的文案。




最后,大家记得9月7日当天给生哥排面啊!




战线拉得比较久,第一次办活动,也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海报奉上:



参与的太太:


00:00  @臣骨 


01:00  @惊回 


02:00  @上京西辞 


03:00  @肖无朕 


04:00  @樱小落 


05:00  @临生 


06:00  @不言 


06:30  @绵橘zz 


07:00  @ci 面面 wa💕 


07:30  @琉月听雪 


08:00  @梦雨 


08:30  @居一龙是个大可爱吖 


10:00  @Cranberry_ 


11:00  @J独孤翘楚 


11:30  @南笙 


12:00  @月印万川 


12:30 @葉子與茶


13:00  @青黛ᙆʸˡ 


14:00 @即墨Ink 


14:30 @南风过境 


15:00 @狸狸狸狸狸狸狸狸 


15:30  @居老师的教案 


16:00 @千纸鹤飞到月亮上 


16:30 @任闵敝 


17:00 @多睡拢龙长高高 


17:30  @zyl48经纪人 


18:00 @Marigram 


18:30 @隼白奕茶居 


19:00  @鸢叶叶叶 


19:30 @绥河 


20:00 @程亘石. 


20:30 @陌寒 


22:00 @呐,丸子大人啊~ 


23:00 @傲骨清风 


24:00 @春十不愚 




特殊时间:


04:16  @菜狗 


05:20  @Aomori z 


09:07  @明漱 


09:21  @拾柒Shan 


10:30  @蜜茶微冰 


13:14  @领子🌸 


21:07  @五胥(洪澜) 




特别鸣谢:


宣传图  @冰糖石子 


时间海报  @竹兮 


算不上文案的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错过

第九章



根据昨天的投票结果来看,生豆高票当选,所以最近主更这篇了!!









        豆子换好了衣服来到三楼的露台,开心正端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豆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何开心,他就那么静静的坐着,就像是一幅画,让人不忍心去打扰如此美好的画面,他跟罗浮生完全不同,罗浮生总是肆意张扬的,他身上总是带着危险的气息,却让人忍不住去靠近直到遍体鳞伤!



   "豆子,你来了,过来坐!"



开心转身看见豆子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招手唤豆子来到自己身边,开心的笑总让人感觉如沫春风带着股魔力,让人不自觉的就顺着他的话去做,豆子坐在开心身边拘谨的手脚不知往何处放,眼睛不安的四处张望,开心笑着递给了豆子一杯红酒



"……"



豆子接过杯子却没有喝,开心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慢慢的说



"我以前并不怎么喜欢红酒,因为入口太苦涩了,可是我也知道那是红酒原本的味道,但当红酒的甘醇慢慢的从嘴里散开,那回甘的清甜又让我忍不住去再次品尝,直到我彻底喜欢上!"



豆子握着手里的酒杯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



"酒!真不知道你们都为什么这么喜欢酒,每次喝醉了难受的不是你们自己么,明明胃不好还偏偏不听劝,总是自己糟蹋自己……"



开心放下酒杯静静的听着豆子的话,看着豆子在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放出来的光,不同于在医院里的豆子,现在的豆子是完全不同的,而让他不同的人应该就是他口中的那个人



豆子突然反应过来停了下来,眼神里的光肉眼可见的消失了,开心走到豆子身边看着远处的灯光



"我喝过很多种类的酒,浓重热烈的白酒,酣畅淋漓的啤酒,馥郁圆润的红酒,前两者,只是偶尔一些场合才会喝,但是真的只有红酒我是真的喜欢,更喜欢在独自一人时倒上一杯静静的品味,一支窖藏许久的红酒,仿佛从幽深时光隧道翩跹而来的老故事,在不动声色中,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美丽,什么是恒久的味道。红酒是有生命的酒,自从它被酿成酒装瓶的那一刻开始,她便像一个婴儿,每一天都在瓶子里慢慢成长,直到被启瓶,它的生命才被接受,被赞美,被欣赏。红酒的诞生是上帝深爱我们,并希望我们快乐的永恒的佐证!来,你尝尝,用心去体会它的生命在口中绽放!"



豆子似懂非懂的看着开心,端着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满口的苦涩让他皱起了眉,开心只是在一边微笑着看着他的反应,直到豆子皱着的眉慢慢舒展开,眼睛里露出惊喜



"怎么样,是不是苦涩过后满口的清香甘醇更加让人觉得惊喜!"



豆子眼睛里满是惊喜的笑着点头,开心想着似乎这是两人认识以来豆子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你应该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可爱!"



豆子弯起的嘴角僵在了脸上,最后又落了下去,开心靠着栏杆慢慢的哼起了歌



"曾经 意外 他和他相爱,在不会 犹豫的时代



以为 明白 所以爱得痛快,一双手 紧紧放不开



心中的 执着与未来,忘不了 你的爱



但结局难更改,我没能把你留下来



……………………"



豆子静静的听着开心的哼唱,是啊自己和罗浮生也许就是个意外,只是自己却把意外当成了命中注定,直到最后遍体鳞伤,可是就算现在遍体鳞伤自己还是忘不了,放不下












来来来,看过了


抱歉占tag,就是想问一大家


救赎已经完结了


现在手里的坑呢,其实也不多啦,但是暂时不开新坑了,现在填坑😂



1.   井生  你是我的光


2.   生豆    错过


3.    夜雪   夜逢雪


4.     生面   浮生若面番外



大家想看我先填哪个,一二三投票了,哪个票数多,我就先填哪个了!当然要是没有投票的,我就随缘了!呵呵呵!你们说了算


救赎 生面

第三十三章   完结篇



罗浮生静静的看着一边的沈夜,他在等沈夜的回答



"阿夜,这些真的都是你计划好的?"



沈夜紧紧的抓着罗浮生的手,双眼通红的看着罗浮生



"我们回家先给你包扎好不好!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你的伤……在流血!我心疼……"



一句‘我心疼’听得罗浮生心上一抽,看着沈夜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他的头,算了



"好,我们回家!"



沈夜红红的眼睛瞬间蓄满了泪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罗浮生上前抱住了沈夜,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别怕阿夜,我在,我不会离开你!不论你做了什么,你都是我的阿夜!"



突然,沈夜挥手定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在罗浮生惊讶的眼神中主动吻上了罗浮生,罗浮生愣愣的看着沈夜紧闭的双眼流下的泪,只觉得无比心疼,他的阿夜一定很害怕,怕自己真的会怪他,怕自己讨厌他,更怕自己就此离开他!



"你呀!心思这么重,以后怕是要把我吃的死死的了!"



罗浮生替沈夜擦掉眼角的泪,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



"罗浮生,我说过,我不会放手的!哪怕你讨厌我,我也会把你锁在身边!所以你……"



"所以我更得好好爱你,我罗浮生无家无业,自小就是个孤儿,也不是什么好人,更没做过几件好事,却遇到了你,老天对我真的挺好!也许我这辈子所有的好运都用在遇见你了,所以阿夜,你可不能嫌弃我!"



沈夜听着罗浮生的话笑了起来



"就会说好听的,以后不准受伤,不准再为别人顶罪,不准质疑我,只能相信我,只能对我好!"



罗浮生忍着疼抬起了手



"好,我罗浮生此生只为沈夜受伤,只爱沈夜一人,从此信他爱他疼他!那现在要不要先让他们……"



罗浮生说完就指着林启凯等被定住的人,沈夜笑着一挥手,众人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看着沈夜和罗浮生,林启凯看着罗浮生为难的说



"浮生,你……"



"林启凯,证据在你手里,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我只说一点,看好许星程别让他死了,让他活着好好体会失去一切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至于许瑞安么,我会找人(小鬼)好好伺候他的!至于洪正葆……"



沈夜眼睛冷冷的看向一边的洪正葆,突然经历这一系列的变故洪正葆有点难以接受,本来以为洪帮终于可以再上一层楼,却被沈夜突然打下了地狱,罗浮生看着洪正葆一副颓败的模样又看看林启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低头不语,半晌后罗浮生似是做了什么决定抬起头看着沈夜



"阿夜,算了吧,义父……他虽然有错,但是他年龄大了,放过洪家吧,我相信有大哥在,他以后再也不会做什么了!"



"放过洪家?"



林启凯看着罗浮生双眼充满了惊喜,太好了,这样澜澜就不会被牵连了,沈夜无所谓的点点头



"听你的,反正他们对我来说本来就无所谓,生或死我都不在乎!现在你也不是洪家的人了,就不要替他们操心了,林局长,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一步了!"



沈夜说着就扶着罗浮生转身离开,林启凯忙叫住他们



"等等,你……你不管了!如今东江的势力可是你说了算,你……"



沈夜看着林启凯



"错了,是你说了算,我本来就不是为了这些,这东江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我来东江本就只为一人!搅乱东江的势力本非我愿,不过相信我的眼光应该不会错,你是个能真心为东江百姓着想的人!"



罗浮生看着沈夜笑了笑又看向林启凯



"大哥,相信阿夜,以他的能力东江根本不放在他眼里的,特调处的人都是可以改变世界的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间的安宁,你现在不明白以后会懂的!"



林启凯看着沈夜和罗浮生就这样离开了!



沈夜扶着罗浮生回到美高美,罗浮生看着沈夜红着眼睛替自己疗伤,一会功夫身上的伤就好了,沈夜抚摸着罗浮生腿上的刀伤,三道贯穿伤,都是直接一刀穿透了整条腿



"你是笨蛋么,自己戳自己,都不疼的么,你也不怕自己以后瘸了么!"



罗浮生握着沈夜的手轻轻的亲了一口



"我知道错了,不该让阿夜担心,以后不会了,我现在不是没事了!"



沈夜心疼的看着罗浮生腿上的伤,一下一下的轻轻的抚摸,一会功夫伤口就结痂了,罗浮生抓住了沈夜的手



"好了,就这样吧,好的太快会让人觉得我有问题的!"



沈夜没有再继续,起身去衣橱找了身衣服给他换上,罗浮生抱着沈夜



"我累了,陪我睡会好不好!"



"我还有事交代罗成呢!你先休息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沈夜亲了亲罗浮生的嘴角转身就要走,却被罗浮生拽回来压在床上亲了又亲,直到沈夜脸色微红,乱了呼吸才停了下来



"罗浮生,你伤还没好呢,给我安分点!"



沈夜抓住了罗浮生试图钻进自己衣服里的双手,罗浮生笑了笑俯身亲了一口沈夜



"阿夜,你好甜啊!"



沈夜瞪了他一眼推开罗浮生,整理着衣服



"我们可能很快就要离开东江了,东江的局面稳定了,不需要我再留在这里了,而且龙城那边也需要我回去!"



罗浮生看着沈夜半晌不说话,沈夜转过身看着罗浮生



"跟我回龙城!"



"你说真的?我……"



"罗浮生,从你招惹我开始,你就注定跑不掉了,跟我走,我给你一个家!"



罗浮生看着沈夜满是笑意的眼睛重重点了点头



"好!"



两人相视而笑,从此我们就是彼此这并不算幸运的一生中唯一的光亮,更是彼此黑暗中的救赎!



是你让我知道我过去的这漫长而又孤独的岁月原来都是为了等待与你相遇











                                               完结









就这样甜甜的完结了,虽然我想虐的,但是原谅我是个面妈,对着我可爱的面面真的虐不下去,所以就这样吧!

番外要等一等,最近要填坑,我的坑稍微有点一多😓,等我酝酿一下,甜甜的番外很快就来,看我们生哥怎么面对弟控巍巍!哈哈哈……




















救赎 生面

第三十二章



许星程满脸怒气看着眼前拿枪指着自己的士兵,转头看向沈夜



"沈夜,就算你有军队,罗浮生你也不能带走,我抓他是因为他藏/毒,别以为你有枪我就怕你!罗浮生今天我是抓定了!谁也保不了他!"



"是吗?"



突然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林启凯穿着警服带着人走来,许星程看着林启凯的警服无比震惊,掏出枪指着他



"林启凯,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穿我爸的局长警服!你找死!"



林启凯后面的警队迅速围着许星程拿枪对着他,许星程看着眼前这些熟悉的人吼到



"你们瞎了么,我是探长,敢拿枪指着我,林启凯冒充局长,赶快把他抓起来!"



"许少爷,林局长是刚刚被任命的新局长,这是任命书,还有刚刚得到的消息许局长被星督局羁押了!"



一旁的局长秘书拿出了沈夜在林家交给林启凯的信封,里面是新的东江警察局长任命书,而林启凯就是东江新的警察局长!



许星程不相信的抢过任命书,看了又看然后疯了一般的撕碎了任命书



"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你骗人,星督局的人根本就不认识林启凯,怎么可能任命他当局长,就算换局长也该是我,怎么会是他,这是假的,是你,是你们串通一气来骗我的,我不会相信的,你们别想骗我!"



沈夜让人搬来椅子让罗浮生坐下,转身看着许星程笑了笑



"骗你有什么好玩的,星督局是不认识他,但是我认识啊!星督局让我推荐新的局长,最好是东江本地人,而且一定要廉洁奉公,能为东江带来安宁的人!我身为星督局的特别调查员,总得为星督局选一个有能力又能干的人把!所以不用谢我!"



许星程和洪正葆听着沈夜的话都愣住了



"你就是那个从未露面的特别调查员?你……你不是特调局局长么?怎么……"



沈夜看着洪正葆一副见鬼的表情笑了起来



"哦!对啊,你们不知道哟,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因为人手不够,所以我身兼数职,虽然是挺劳累,但是没办法啊,这星督局死活非要我当这个什么调查员,要不是星督局局长请他儿子当说客我才不受这个累!不过这不是也帮上忙了么!对不对啊林局长!"



林启凯看着沈夜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突然想笑又不能笑,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还得多谢沈局长力荐,林某才有这个机会能当上这个局长啊!"



许星程突然疯了一般的冲向沈夜,罗浮生猛地站起来把沈夜护在身后,旁边的士兵早就冲过去按倒了发疯的许星程,许星程被几人压在地上,嘴角还大叫着



"沈夜!沈夜,我要杀了你,是你,是你,原来这一切都是你阴谋,都是你毁了我们许家,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



罗浮生冷冷的看着许星程



"是你的野心和贪念害了许家!"



"哈哈哈哈!罗浮生,你以为他有多喜欢你,你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罢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就是为了独霸东江,连林家都为他所用了,你我以为我怎么知道搜到那些东西的,你们的送酒车藏/毒也是他告诉我的,他为了达到目的,根本就不择手段,你就是个蠢货,还以为他会对你付出感情么!哈哈哈哈哈!假的,都是假的!罗浮生,你也是个笑话!哈哈哈哈!"



沈夜紧紧的抓着罗浮生的手,他知道罗浮生早晚会知道真相,这一切都是自己设计好了的,利用许星程的野心,对付洪家和林家,然后借机让洪正葆把罗浮生逐出洪家!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罗浮生彻底摆脱洪家,沈夜知道罗浮生是重情义的人,洪家的人虽说不把他当少爷,但洪正葆好歹是把他养大的人,要是让罗浮生就这么抛弃一切跟自己走显然不可能,但是如果洪正葆赶他出洪家就不一样了,所以这也是沈夜明知道罗浮生是洪家的人也不帮洪正葆的原因,如果洪正葆真的对罗浮生如亲生儿子一般,那么沈夜最后还是会帮洪家,相反的话就只能看着罗浮生脱离洪家,一切都看洪正葆怎么选择了



至于许星程,他只是被沈夜利用的一颗棋子,最后自然要被抛出去,反正沈夜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放过他,摧毁一个人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他以为已经得到一切,最后却发现不过是一场空而已,从许星程找上沈夜开始许家就注定了在东江消失的命运



罗浮生静静的看着沈夜



"都是你计划好的?"